海峽文藝出版社《女貞湯》的前言

第一眼看到有葉匡政設計的這本書,我差點兒沒暈過去。滿眼睛里都是花花綠綠的圖案,我的辛苦寫作差不多成了配畫面的文字。第一個反應是:我不出了。忍痛在 夜深人靜的時候翻看小樣,看著看著自己笑出聲來,不是因為我那些故事中已經有的幽默,而是因為那些畫面和我的故事合在一處,混不在理,使故事更加荒謬,把 我那麼費盡心力而作的“文學”變成了一場星球百年大混戰。
這些年輕人對這本書的特殊理解倒是使我一下子就擺脫了文字的沉重,想起拉伯雷《巨人傳》中那些混不論的插圖,和倒著走路的長襪子皮皮。本來是想終於寫一部 交響樂,結果讓主編一努力,成了Hip-hop連環畫,你敢說hip-hop沒內容嗎?老一代描寫投河自殺;中一代就把鬼魂請上了飛機。哎呀,悲劇性的眼 淚全白流了,但是鬼魂們倒是囂張了。我似乎看見一個鬼魂兒抱著酒瓶子坐在我對面的牆角,說:“新鮮的笨蛋,酷。”

劉索拉
二〇〇三年一月六日午夜 北京